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我用七世贱命换你今生一爱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酒神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秦朝

,当追溯到两千年前......

我已记不清当时的容貌,只记得那时的。我与相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虽清苦却分外。相公辛勤劳作,只望能为我多添置新衫、首饰、胭脂和一切我喜的东西。我喜欢每天为他送饭时看着他虽辛苦却的样子,看他健康硕大的汗珠渗满俊郎的脸,然后憨厚的笑着接受我为他擦汗的香巾。

百般恩爱的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我我的青尽情释放在相公的心怀,我深信神仙鸳鸯也不过如此。更不用羡慕高官厚禄,我只希望一生一世如此这般。

走的最快的往往是最风景,快的甚至来不及回味。某天清晨我们象往常一样早早起身,却听见门外吵吵嚷嚷,哭声喊声混成一片。相公刚开门想看个究竟,一根粗大的绳锁突然套在了他身上。不知哪来的官兵在每家每户的搜抓男丁,惊慌中听见,这根根家庭支柱尽是被秦王赢政逼去修筑!

哭喊,奔跑,一路跌跌撞撞,追不回远去的队伍,有好几次,我与相公的手快要触到,却被狠狠分开,换来一阵凶悍的鞭打和相公的叫喊。( 网:www.sanwen.net )

入,一个人疯疯傻傻的回家,鞋不知掉在何处,双脚已经血肉模糊。更痛的是心,它已被无情掏空,魂也抽走,跟随相公去到无边大漠。。

此去经年,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之后的十九年,我已经记不得我是在怎样的心情里度过,十九年来相公毫无音信,是生是死不得而知,而我更是朱颜已尽,生不如死,形同虚设。

解脱的日子终于到来,那天清晨,积怨成疾的我再也下不了床。在遗憾和里闭上了双眼。

我黯然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她已经躺了一天一夜,我当魂归何处?依然于故土还是追随长风去到大漠黄沙将延续?正枉然,门嘎吱一声开来,只见一个人蓬头垢面,跌跌撞撞无力靠在门边。当他空洞的眼注意到了躺在床上冰冷的我,突然如同雷击一般奔跑,继而放声大哭。

长沙治疗癫痫病哪#!好也哭,只有我自己能听见,阴差阳错,阴阳相隔,只因为我不够,没有多等他一天。十九年后的重逢,竟然残忍到这般!!!

来不及多想,我已经被两个鬼差紧紧抓住,生死有命,由不得各种挣扎。我一步三回头地随鬼差而去。相公已无当年的俊美阳刚,可依然重情,听到他震天震地的哭泣,我不舍,我心碎,就算能再握一握他的手,我也觉得此生无憾,而这样一个心愿,却隔我天遥地远。

在地府经历了各种审判,我排着队慢慢走向了奈何桥,桥上一老妇神色黯然,给的鬼一一递汤。不喝的,被抽打到皮开肉绽,有的甚至被鬼差狠狠罐下。我失神的走到老妇跟前,无力的接过碗,那一瞬间似乎听见相公还在我床边哭喊,我遗憾这样结束我的一生,我们的一生,想,却枉然。

眼望着这碗将消除我和痛苦的汤,我扑通一声跪下,哭诉着:“我想保留记忆,来世再寻相公以续前缘~”老妇似乎听惯了此类哀求,并不心动,而是一个手势,两个鬼差便前来灌汤,我坚持不喝,竟然将汤打翻在地,之后我得到的便是几天几夜严刑拷打。心力憔悴的我并不甘休,当他们再问到我时,我还是跪下,把头磕到破以求保留记忆,他日再寻相公,哪怕就牵一次手。

老妇也许心软了,也许不想在我身上浪费。于是她向我说明:“如果你要坚持再遇你相公,必须服从一些条件。从今世开始,转世七次,而这七世里,每世必定为人,受尽凡尘哀苦;没有美满,且死于非命,那你会在第八世与你相公重逢。如此残忍,劝你考虑清楚。”此时我眼前出现的是相公的脸,想到我与他的昔日恩爱和此时天各一方的辛酸,我坚定了:“我要用七世贱命换得与他的一世缘!”

没有喝汤而过了桥,从头到身体痛到无法形容。投生、出世,用换来的撕心裂肺天地可见!

汉代

我出身在贫苦农家,日子过的倒也简单清闲。变故是在十四岁那年在地里挖到一块上好宝玉,晶莹剔透,人见人爱。当晚我们商议着怎样处理这宝贝并憧憬以后的富足。开心仅仅两个小时,入夜一帮早有耳闻的强盗冲进我家,麻利地把我藏在灶台下,转身却迎来当面一刀,被残忍杀害,宝玉被夺浙江宁波癫痫病的寿命

我只能沿街乞讨最后当街下跪为卖身安葬父母。于是从此坠入青楼,用酸涩的泪水浸泡。没有思想,没有爱情,于二十四岁那年暴病而死。

唐朝

如此富足和安康的年代,却容不下一个我。也许我的出生是个意外,父母再也养不起我了,便将我卖到皇宫。六岁便跟随着大宫女们学习一切技艺。十五岁,聪明能干的我被选去服侍太子。日子平静的过着,直到十八岁的太子妃进宫。也许是我的美丽让她害怕,也许是太子对我的温柔让她感觉到权利的飘摇。她竟然在四个月后就把我推入水井,并大声惊呼我失足落水。。。

宋朝

不知是哪个昏官听信了巫婆的话,要找童男童女每年祭拜河神换得风调顺。祭拜,则是将童男童女安坐在草席上,向河中央漂去,慢慢的,人随席沉,巫婆却装模作样的念念有词。沉入河里的我,来到人世才四年。

元代

十七岁,在雨夜救了一个病的厉害的俊郎书生,在我的细心照顾下,他很快恢复,并雄心勃勃一定要获取功名娶我为妻以报救命之恩。我自然不敢奢望,却还是鬼使神差的为他节衣缩食,存够了盘缠给他上京赶考。一别两年,没有等到他回来。第三年我上京寻他,听说他已飞黄腾达。我找去府上,只为见个面,没打算多作停留。我的出现让他意外却多虑,也许怕我影响他攀龙附凤,他竟然在名为给我接风的饭菜里下了剧毒。

明朝

两岁患上眼疾,治疗不当从此失明。父母于是对我百般爱护,让我虽在黑暗里,却能感受到的颜色。而父母的爱改变不了命中的劫数,十岁那年,弟弟出生了,不知是对父母的惩罚,还是对我的惩罚,弟弟天生弱智,长到四岁还不能说话,整天吱吱呀呀还尽添乱。一日父母出门遇到点意外事故耽误了回家的时间。弟弟在家里乱串最后竟串到厨房拿出根尚有星火的柴。也不知道他触到了什么,我被一阵浓烟呛到快昏倒,继而感到身边极热,我已感到大事不好,当房梁根根下塌时,我慌乱摸索着却找不到逃生的路。。。。。。

清朝

出身名门,却自由心切,十八岁那年不从父西安治癫痫的医院母之命远嫁达官贵人,而是恋上一才子并与他互换信物私定终身。为了逃脱父母的安排,我与他决定远走高飞,而有一天他突然患病,荒山野地无处寻医,好在从小读过药书,便上山寻药。救人心切,我大胆的尝试各种野草,终于食到有毒草根,魂消荒野。

民国

舞厅台柱,嗓音资色均动人,终于被一军阀看中,不管我依或不依,向老板出了高价而将我带走。在他家过的很悲哀,上面四房姨太轮流折磨我。军阀在一次混战中失败而亡,四房姨太将家里东西分光各奔东西,只剩下管家和男丁们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我,后来竟然将我卖给日本人,不堪屈辱的我跳火车身亡。

21世纪

这一世,将是我的转折,我想我就要遇到了两千年的人了。这一世,上天对我终于厚道,我于八十年代出身在干部家庭,父母对我十分宠爱。现在,24岁的我在一美丽的南国城市生活自如,唯一的缺陷便是爱情。

脑子里堆积着七世的回忆,有时候也让我不堪重负,还好心情不佳的时候有个人能随时被我欺负。他是明,公司一长期客户,年轻有为,见到我却太爱开玩笑,比如:“美女,怎么每天都心事重重的啊?你才多大,怎么感觉跟活了两千岁似的。”然后我大吼,他便乖乖的送上圣代给我降温。

跟他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有时候我都在想,他是不是我两千年前的相公?突然被抹掉,当然不是,相公憨厚重情,哪象这小子,风情万种油嘴滑舌。

可是不得不承认明认真的时候也很迷人的。比如他写的总是精辟到无可挑剔,他思考的时候我就是把上衣脱掉他都不会看一眼。

跟他认识的时间慢慢长了,我们的关系还是不咸不淡,虽然他也常常试探性的表白。我没有接受过他,却很享受跟他在一起的踏实和开心。

“熏衣,你不给我机会怎么知道我不会给你幸福呢?”

“我心里装着一个人,不过跟你说不清楚,算了别问。”

日子又慢慢过去,公司开周年PARTY的时候,大家都喝了很多,夜深,明自告奋勇:“我要送熏衣回家,各位男士请把机会给我!玉溪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于是我被众人塞进了明的车。

不得不承认,我喜欢明了,他其实那么迷人,不论是外表还是内心。可是,那么厚重的记忆压着我,我怎么能轻松的生活?那天也许是喝太多,我想让自己好好发泄一下,或许是想暂时忘记,而安静的享受和明的世界。于是我抢着要开车,说要飞的感觉。我疯狂的抢着方向盘,明努力的一边控制着方向一边安慰我的情绪。

也许是我用力过猛,也许那一瞬间明走神,方向盘被疯狂扭转,一道亮光袭来,迎头而来的是一辆重型卡车。。。。。。

醒过来时已在医院,头还昏沉,一时间痛的没了方向。隐约听见护士在谈论:“男的可能没救了,真好的男啊,用整个身体去保护她,换了是我,死都值了。”

我感到不妙,起身大喊明,受惊吓的护士一边安稳着我一边指个我明的急救室。医生从里面出来了,很平静的看看我:“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回光返照。”

明安静的看着我,温柔的握住了我的手,接下去的“胡言乱语”将让我永世难忘:“你等了七世,不就是等我这双手吗?为什么不握啊?”我惊讶而落泪,听他继续说:“撞车后,我就感觉自己在走一条路,没有走过的路,路上我看到好多东西,我们错过的东西。两千前年,你错过了一天,其实唐朝时,我是那个太子,宋代,我是与你同坐的男孩,后来,我是书生,是才子,甚至是军阀,其实我们离彼此那么近,却不能在一起,这便是世间最远最远的距离。。。这是上天的惩罚,惩罚我们生生世世不能在一起。”我哭成泪人,万千,难道我苦难七世,就只能如此握着明的手,送他离开人世?明心痛的看着我:“那,我也为你不喝孟婆汤,大不了再苦难七世,然后好好珍惜你,握着你的手不放,永生永世。”

我握着他的手:“答应我,不要坚持保留记忆,那份痛苦让我刻骨到现在,我不要你再去经历。人世莫测,变换万千,只要顺其自然,有缘自然会见。”

明微笑着合眼,我握着他的手,直到温度不再。相公,太子,明,不管以后你是谁,我我能找到你,握着你的手不放,永生永世。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