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水晶式青春季(青春短篇小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酒神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尽管高三的紧张地让人难以喘息,可韩潇的女仍然换个不停,而这居然不影响他的成绩。按照蓝颖诺的说法,韩潇换女友的频率堪比换衣服。我想告诉韩潇,恋会影响学习,但很显然,这个理由并不是理由。

其实我更想告诉韩潇,我喜欢他。可是我没有,我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的手牵着别的的手,一直看着他身旁的换了一个又一个。

韩潇,是我的青梅竹马。我至今还记得上幼儿园那会儿,他总是跟在我背后。我常常会笑他比我矮半个头,也正如他常常笑话我没有一头漂亮长发。

人人都说“女大十八变”,而我觉得如果把“女”字改成“男”字,这句话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我拿起昔日的照片,脑中浮现出韩潇那有几分帅气的面容,心里不由地感叹,那广告里的整容前与整容后也不过如此。

如今,以往放学路上的三人组少了一个人。我与蓝颖诺常常在路上见到韩潇牵着他的女朋友。每当这时我总会半开玩笑地问蓝颖诺,韩潇那么帅,为什么不是我的菜。( 网:www.sanwen.net )

面对我的玩笑,蓝颖诺总是笑而不语。他的笑容是温文尔雅得柔若风,光是让人看着就觉得特别舒服。其实蓝颖诺也很帅气,只不过与韩潇的气质不同罢了。前者是清新脱俗的帅,后者是潇洒中带着痞子味的帅。

我想,蓝颖诺大概也只是认为我开开玩笑,并没有在乎。其实不然,我就是希望韩潇是我的,凭什么他牵了我小学六年的手,却没有将的水晶鞋给我。

可我真的没有勇气问他要水晶鞋,我只能看着他将水晶鞋温柔地套在别的女孩的足上,然后没心没肺地跑去问他到底是什么眼光。真的,我觉得她们配不上他。

我一直自称是单身贵族,事实上也是如此,尽管我身旁站着的是韩潇,现在是蓝颖诺。

我本来和蓝颖诺不熟,只是初三时经常见他和韩潇一起打篮球。说实话,蓝颖诺穿上篮球服很帅,帅到能让众生痴狂的程度。尽管我几次要求韩潇老实交代,他上哪拐来个帅哥。可他却像金屋藏娇似的,死活不肯说。

虽然他不说,但后来我和蓝颖诺还是认识了。我们都考上了同一间高中,而正巧的是,我和蓝颖诺就在同一个班。而我们与韩潇的就差了一点,后者在只隔了一面墙的隔壁班。为此,韩潇不下十次地跟我说,他想把墙给拆了,省得我上课搞小动作丢了他的脸。

由于韩潇的关系,我和蓝颖诺渐渐就熟络了。虽然我和韩潇家在A区,而蓝颖诺家住B区,但路线基本相同,只是距离问题,于是放学路上一男一女的两人组很快变成了两男一女的三人组。

但好景不长,三人组的平衡被打破了,又变回了两人组,少了的那一个,便是韩潇。他有女朋友了,自然是有异性没人性地与女友同行。

虽然我是有那么点小自私,想要一直霸占着韩潇。可作为铁哥们似的朋友,我和蓝颖诺自然是两肋插刀地挺他。我想,这大概就是我这辈子所做的最违心的事了。

是蓝颖诺的到来预示着韩潇的离开吗?那么下一次,谁又会站在我的身边来预示着蓝颖诺的离开?突然间害怕失去一个帅哥的陪伴,因为下一次来的人不一定是帅哥了。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蓝颖诺,他揉了揉我的脑袋,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告诉我,不会的。

顿,我想起了韩潇。因为曾几何时,我也问过他同类型的问题,而他给了我一个和蓝颖诺同样的回答。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用他那牵过了我的手将别的女孩牵走,他用行动将他过的所有瓦解得支离破碎。

承诺是里的东西,而我是活在现实中的人。所以,我奢望承诺,这本身就是一个错。

原本一切有条不紊,我们三个人各有各的生活节奏。可今天的一次意外,打破了这个平衡。

由于紧张的学习节奏,班上近一半的同学主动放弃体育课,选择利用宝贵的四十分钟一头扎入水深火热的题海当中。体育老师对此颇感无奈,各科老师对此现象各持说法,这也就成就了体育课的自由模式。

我和蓝颖诺自然也是学习的积癫痫病哪家医院更专业 ?极分子,操场上就自然不会有我和他的身影。

“颖诺,你帮我看看,这道题怎么做。”我用笔戳了一下坐在我前面的蓝颖诺,将一本习题递上去。

蓝颖诺正好要转过身来,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那不正是韩潇的女朋友么,前两天我和蓝颖诺还看见他们俩亲亲我我,你浓我浓的。

现在她一副梨花带的模样冲进我班教室,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一个重重的巴掌猝不及防地落在了我的左脸上,让我险些坐不稳,而左脸火辣辣地生痛。

“你……”

我咬牙切齿地正要站起来还她一巴掌,一掌清脆的声音再一次响彻了整个教室,只见韩潇的女朋友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众人大气不敢喘,直盯着站起身来一脸冷漠的蓝颖诺。而我也暂时性地忘却了,一时间,所有隐藏在逞强背后的柔弱通过眼泪夺眶而出。

原本该我扇出的一巴掌,蓝颖诺替我扇了。

“你疼不疼?我看看……”蓝颖诺的声音满是心疼。他拉开我那捂着左脸的手,凑近身来瞧了个仔细。

本来我还想争气点将眼泪收住,可蓝颖诺的紧张模样,让我泪如泉涌。我想,如果这种情况下没有蓝颖诺将我护在身后,我绝对不会哭泣。一个人的时候,永远有一个人的理由。可再坚强的女孩也需要一个肩膀,而蓝颖诺恰恰在这个时候,给了我一个安全。

“贱人,你勾引韩潇……”韩潇的女朋友自个儿扶着课桌站了起来,像疯子似的张口就骂。

蓝颖诺没有理会她,他一脸愤怒地牵着我走出了教室。

他的手让我想起了韩潇,从前的韩潇也会给我这样一份有力的温暖。而现在,我居然被韩潇的女朋友打了。

当我意识到蓝颖诺要干什么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

“韩潇,你给我滚出来!”

蓝颖诺牵着我站在韩潇教室的门口喊出这句话,我知道他怒了。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蓝颖诺生气,在我印象中,他永远是保持着温柔的笑容。而现在的蓝颖诺,让我觉得有些可怕。

韩潇班上,此时正在上课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蓝颖诺的出现吸引了。我突然间下意识地挣开蓝颖诺的手,朝后面退了几步。

蓝颖诺有些发愣,但仅仅是一瞬间。旋即,他换了一副口吻说道:“老师,我可以找一下韩潇吗?”

讲台上的老师愣愣地点了点头,示意可以。

在韩潇踏出教室门的前那一刹那,我突然有强烈的不安。

蓝颖抡起胳膊,给了韩潇一个拳头。韩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着有些发蒙,他看着我与蓝颖诺,一脸疑惑。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蓝颖诺又给了他一拳。

“你干嘛?”韩潇怒了。

我连忙拉住蓝颖诺,不料蓝颖怒言:“你干嘛护着他,他女朋友打了你!”

“你说什么?”

韩潇突然间紧张了,他正要朝我走来,蓝颖诺将我拦在了身后。我听到了四周满是议论的声音,我觉得我们三个就像小丑一样被人看着。

“我们走吧。”我扯了扯蓝颖诺的衣角。

“你给我让开。”韩潇对蓝颖诺说。

“我告诉你,你不配再接近再浅浅。”蓝颖诺压低了声音说道。

下一刻,蓝颖诺牵着我的手离开,而我分明看到了韩潇眼角上滚落一滴晶莹的泪。顿时间,我觉得四周围的空气凝固了,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韩潇的泪,为何让我觉得很沉重,压得心口直生疼。

放学时,我与蓝颖诺依旧一起回家,只不过,彼此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路上,我看见了韩潇。他一个人,身边并没有女朋友。

果然,那天的事成了同学们的饭后茶点,足足议论半个月才得以停息。而蓝颖诺对此不屑一顾,他依然如故地陪我一同上学放学,尽管学校里关于我和他的诽闹传得满城风雨。

后来听说那个韩潇的女朋友是被韩潇当众甩了,才来找我撒气的。我心里暗暗叫爽,这样的女生,活该被甩。可是我忘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韩潇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女生,据说是校花级别的。

我笑了,笑多情了。也许人癫痫病成都医院排名家只是当我是好兄弟,所以他全学校的女孩都谈遍了,也都没想起我。我发现一直期待着穿上的水晶鞋,竟然比还假。突然间咬下了牙决定,以后一定要一点,否则韩潇就真把我当成男生了。

我站在镜子前,放下了蓄了一年多的及腰长发,换上了放在衣柜最底层的粉色连衣裙。我突然发现,学校里的校花什么的都不过如此。

上学时,蓝颖诺见我这副模样的吃惊表情,让我有些沾沾自喜。我问他好不好看,他愣了老半天才点了点头。我在想如果韩潇见了,他一定会亮瞎了眼吧。我蓄了长发,也许韩潇并没有留意,因为我没有让长发披过肩。他以前总笑我头发不长不漂亮,那现在我要在他眼前惊艳一把。

也许我这副打扮着实是与平常大不相同,当我踏入教室门口时,七十双眼晴的惊讶目光与七十张嘴巴的感叹声居然让我的脸微微发烫。

如我所料,韩潇见我这模样,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而他身旁的女生更不用说,那恶狠狠的眼神就像一只母狼遇上了夺食的老虎似的。我和蓝颖诺走在一起,与韩潇和他女朋友走在一起,单是气场上,他们就已经败得体无完肤了。

我见此番较量完胜,决定以后便以此装束示人。同时我也向家中老妈取经,欢得我妈以为我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一心打造女神形象。

可是,三个月了,韩潇身边的女孩换了四个。我想,我的水晶鞋的梦真的碎了。水晶鞋是别人的,而我只是看着别人穿水晶鞋的灰姑娘。

我噙着泪再次将马尾束起,将连衣裙以及水晶鞋的梦锁在了衣柜最底层。

哭了一晚,我决定以后再也不对韩潇抱任何期望了。没有水晶鞋,没有王子,更没有灰姑娘。我应该在这最后的两个月努力,备战高考。

紧凑的高三,最后的冲刺,我与蓝颖诺相约以后考同样的大学。而韩潇依然是级里排名第一的,尽管他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换。也许,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韩潇了。

既然韩潇已经不是韩潇了,为何我看着他牵着别人的手,心里还是会隐隐作痛。不知为何,我就是无法习惯他对别人的笑。

“你怎么了?”

蓝颖诺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恍过神来,一滴泪“啪”地落在了习题册上。

“我……我没什么……”我连忙将头低下,尽量不让蓝颖诺看到我湿润的眼角。

“好吧,快点做吧,下课要交的。”蓝颖诺的语气有些沉重,像是几分关切中带着心疼的感觉。

黑板上用粉笔写着的高考倒计时红得刺目,两天。韩潇的身影仍然时不时地在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为什么愈到最后我会愈他,难道我就这么害怕失去吗?最可笑的是,我没得到过,何来失去。

其实做回自己也挺好的。我不想承受别人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也不想在风起时小心翼翼地抓着裙摆。我发现这三个月,我活得很累,而我却现在才觉得。

“到底喜欢该怎么定义,

纠心与矛盾成了的主旋律。

灰姑娘的水晶鞋固然美丽,

也许只是我--

并不适合这水晶式的爱情。”

我在笔记本上写下这一段话,然后将笔记本合上,连同掉落在了纸上的泪重重地合上。

高考结束了。

走出考场的那一瞬间,我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蓝颖诺也异常开心,他说他有把握,与我考上同一间大学。在这三年里头,蓝颖诺用行动兑现了承诺,他真的陪了我三年。我想,如果他是韩潇,那该多好。可惜他不是,他是蓝颖诺,他是女孩们心中最完王子,但却是我心中如亲哥哥一般的朋友。

按照学校惯例,今天晚上每个班都有一个聚会,由班主任。我们班的时间定在了七点。我与蓝颖诺都早早回到了家,打算稍稍休息一番再去。

我刚回到家不久,门铃响了。我打开门,竟然是韩潇。我站在家门前的台阶上,与他平视着,彼此很默契地沉默了。他高了不少,帅气依旧,只是脸上并没有习惯性地带着几分痞子味的笑容。

“浅浅,陪我去公园里坐一下,行吗?”

“嗯。”

我们小区有一个公园,很小的。贵阳癫痫医院哪好那里只有几个花坛和一个没有水的水池,还有几张经了十年日晒雨淋的石椅。这个我们熟悉的公园,现在变得沧桑了,变得陌生了。这里承载着我与韩潇所有的,那是一段任由日晒雨淋也无法磨灭的。而如今,我们都长大了。

我们寻了一张干净的石椅坐下。他身上的味道依旧,是那么熟悉。我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发了一次高烧。那一次他背着我回家,我趴在他身上闻到的就是这种淡淡的香味,那是一种令人心安的气息。

我们聊起了小时候,那些童年的记忆,仿佛就在昨天。我所熟悉的韩潇,仿佛就在眼前。但事实上我们都清楚,过去了便是回不去的,只能回忆。

映红了整个公园,我才意识到时间不早了。我和韩潇各自回家前,他塞给了我一封浅蓝色的信。我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手中捏着信。如果不是这信上还有他的余温,我还以为一切只是一场梦。

韩潇,他在信里向我表白了。

面对这一封带着他独特气息的信,看着他潇洒的墨色字迹,我心里并没有如从前设想中的那般激动。水晶鞋摆在了我的眼前,可我发现我并不是很渴望拥有了。是时间冲淡了青春的暗恋,还是那根本就不能定义成喜欢。谁能告诉我,青春路上的喜欢,该如何定义。

我将信放在了抽屉了,上了锁。

七点,学校里除了毕业的喜悦,还有毕业的。我与蓝颖诺来到教室时,同学们都在了。墙上悬满了气球,每张桌子都拼凑在了一起,上面堆满了零食,讲台上还有几箱啤酒。这便毕业季的疯狂,可为何我觉得这喜悦的气氛中隐藏着?

同学们休眠了一年的特长与疯狂,在此刻爆发。讲台上的空间有限,但热情无限。

而蓝颖诺献唱了一首歌后,不知去了哪。作为三年好友,我才发现他有一副好嗓子,那动听的歌声,再搭配上帅气的面孔,引得众女生尖叫。

他回来时抱着一大扎玫瑰,从同学惊讶的目光中向我走来。我已经意识到他想干什么了。不知为何,我此时此刻有一种想要逃的冲动。

他的笑容仍然是十分迷人的,他单膝跪地,语气温柔地说:“浅浅,我想在接下来的路以你男朋友身份陪你走下去,可以吗?”

“接受他!接受他!接受他……”

同学们在瞎起哄,我的脑袋在一瞬间空白了。我不想伤害蓝颖诺,但我接受他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对他就像是对哥哥那样的。这于我,于韩潇,于蓝颖诺他自己,都是不公平的。

这一刻,我进退维谷。

“柳浅浅!”

一道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人群的喧闹。是韩潇,他面色铁青,站在教室门口。我看见了韩潇紧握着的拳头有些颤抖。我不知道,现在的韩潇,是一种怎么的。

蓝颖诺站起身来,脸色也不大好看。他与韩潇对视着,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冷漠。那种眼神,竟然让我觉得陌生。是不是因为我,他们兄弟似的情谊才会破裂?

我突然想起了我记在笔记本上的话,转身走向了讲台,握起话筒。

“我有一段歌,想送给我的好朋友蓝颖诺,以及我曾经喜欢的韩潇。”

我特别压重了“曾经”两个字。我看到了韩潇眼中有些湿润。我知道,此刻他们俩的心情都不好受。可是我真的不想选择其一,而伤害了另外一个。我闭上了眼睛,酝酿了一会儿旋律。

“到底喜欢该怎么定义,

纠心与矛盾成了青春的主旋律。

灰姑娘的水晶鞋固然美丽,

也许只是我--

并不适合这水晶式的爱情。”

~

【韩潇】

浅浅:

我很开心,你能打开这封信。毕竟这

两年多来,我做的事的确是让你讨厌了

。但这不是我的本意,希望你能够我。

我想用尽我这一辈子的认真告诉你:

我喜欢你。

我想用这一辈子最诚恳的态度问你:

你已长发及

腰,当我女友可好?

这封信我琢磨了很久,才写的。其实

<辽宁治儿童癫痫,去哪好p>我想当面告诉你,但是又怕吓着了你。所

以我寻思了许久,觉得写信是最靠谱的方

式了,希望你能认真考虑。

至于高中三年来我那些所谓的女朋友

,请听我解释,我是有苦衷的。整件事情

有些复杂,纸上难以完整表达。请你看在

我们俩认识了十三年的份上,一定要相信

我,有时间我会当面和你解释清楚的。

然而,现在,我已经没有机会解释了。浅浅没有给我答复,也正如她没有给蓝颖诺答复一样。这个赌,我与蓝颖诺都输了。

蓝颖诺,我的初三同桌。那个时候,我们的关系很铁,就像不分你我的兄弟一样。除了上学放学我是和浅浅一起,其它时间我和他基本上都是形影不离的。

升高中时,我,浅浅,蓝颖诺很幸运地抽到了同一间学校。不过我有些不高兴的是,浅浅和我并没有在同一个班。而班级公布表上,蓝颖诺的名字出现在“柳浅浅”这三字的后面。我想,如果浅浅和他熟了,那我怎么办,而且浅浅前些日子才问我蓝颖诺这大帅哥是我从哪拐来的。我当时就有些顾虑了,这小子该不是上天派来挖墙脚的吧。

果然,蓝颖诺这小子就是来挖我墙脚的。

记得那是我们还是高一,我告诉蓝颖诺,我想向浅浅表白,让他给我出出主意,不料当时他的反应很强烈。我愣了,他也喜欢浅浅?

蓝颖诺承认了,他是为了可以接近浅浅,才与我熟络的。

他用我的职位来胁迫我答应了一个赌,一个对我而言极不公平的赌。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是蓝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我不能让我爸失职,所以我只能答应了这个我以为是荒唐而无聊的赌。

他说,他不相信青梅竹马可以代表喜欢。于是要我在高中阶段内谈五十个女朋友。如果最后浅浅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我的表白,那么他心甘情愿退出。其实这个赌,于我和浅浅,都是极不公平的。但我没办法,面对强势,我无力反抗,只能妥协。

原来,喜欢也是经不起时间消磨的。浅浅的一句“曾经喜欢”,将我的心打下了深渊。因为一个赌,我错过,错过了一个我喜欢的女孩。

~

【蓝颖诺】

我没有输,输的人是韩潇。

即使这一次浅浅没有答复我,我还会陪浅浅上同一间大学,报同一个专业,再进同一个班。至于学校方面,用钱疏通一下就行了。我不认为我这么做有什么错,因为我深深地喜欢浅浅。爱情是自私的,不是么?

我想,如果不是韩潇突然出现,也许浅浅就答应我了。

三年来,最的人是我。我明明知道浅浅喜欢的是韩潇,看着她为他放下长发,看着她为他穿上长裙,看着她为他,而我却只能假装不知道,只能按捺住心中无数次的想要将她拥入怀里的冲动。可是我不能,因为我喜欢浅浅,浅浅喜欢的却是韩潇。

我对不起韩潇。我想,如果没有浅浅的出现,我和韩潇,会是很好的兄弟。现在,在他眼里,也许我是可憎的。作为有钱人家的,的眼中永远只有产业,他们认为给了我钱,我就会。可我除了钱,什么都没有。而浅浅的出现,就像是我苍白的中突然有了色泽。我不能失去浅浅。

我对浅浅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尽管我以前从来就不相信有一见钟情可言。但是当一见钟情降临在我身上时,我不得不承认,那是很微妙的一种感觉,是一种小心翼翼的暗恋。

初二时,我被浅浅身上特别的气质吸引了。从此之后,我便开始有意无意地留意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她是个特别的女孩子,她喜欢穿白色或粉蓝的衣服却非要表现出一副酷酷的模样,她不喜欢在大天撑着遮阳伞却喜欢在雨天撑着伞散步。她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她很习惯用右手拨弄被风吹乱的刘海。

突然发现喜欢一个人就是那么简单,能远远地看着她就是一种幸福。

如果浅浅最后还是选择了韩潇,我想我会祝福他们,因为我不忍心让浅浅再伤心了。她幸福就好,能看着她的笑,我就了。

我固执我所能固执,即便单恋是一种纠心的痛。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情人_散文网
  • 下一篇:感受黄庄_散文网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