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吾土吾民》第十一章:杨子坡订婚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酒神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很快,六月已接近尾声。感觉这个下旬,比往些日子过得更快一些。半月来,山里的日子也很热闹,不是巫甲表妹,就是青青表姐来我窑边找我聊天,说实话,我都感觉有些飘飘然了。

“拉倮啊,快下来,回去了。”正当我在窑子后的林子里忙着砍树的时候,姨站在窑子边喊了我。

“还那么早就回去啊?出什么事了吗?”我不解地问道,因为平日收工回家总要接近黄昏时候,今天的日头才偏了那么一点,他怎么就要回去了呢。

“你不晓得啊?晚上子坡要订婚,我们早点回去参加。”他说着拿了一支烟抽起来。

“子坡订婚,我怎么不知道?这个臭小子,真他妈不地道,还说好,这么大的好事都不通知哈。”我答应了姨爹一声,心里便开始骂娘。

“子坡和谁订婚啊?我咋不知道有这事?”我走近姨爹,纳闷的问了一句。( 网:www.sanwen.net )

“谁和订婚?你怎么不知道?你小子,难不成村里啥事都先找你商量?”姨爹带着讽刺的语气回了一句。

“马克火家大姑娘,那个水嫩的小妮子。”他抽了口烟,接着补充了一句。

“你说马巫甲?巫甲表妹?”我不敢的再次问道。

“怎么了,不可以啊?就是她。”他忙着把我的东西往他的青马背上的背篼里装,一面惊讶般反问道。

“哦,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我有气无力的回道,感觉有些高兴,又感觉若有所失,心里五味陈杂,根本乱成一锅糟。

“没想到?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走了。”他往马屁股上拍了一掌,然后跟着走了。呼和浩特最权威的癫痫医院p>

我也跟着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往日里清幽的小路变得昏暗了,即便有阳光打在高耸的树叶上,偶尔穿透到路面;一路的欢唱小也不知影踪,或许还没等到晚归时候;只有沟的小河在无精打采的踱步远行。姨爹依旧一路欢歌,只是今日的歌词我已听得模糊不已。一路沉默,最终还是回到了那简陋的寒舍。到家时候,家里的妇孺和邻居的都已经去了杨家湾参加订婚晚宴了。

“你烧点水,我去河边的玉米地里打些马草回来,待会儿洗把脸了再一起。”姨爹卸了马鞍,然后对我叮嘱道。

“啊,我去打嘛,你来烧水。”想着姨爹白天也忙了那么多,我很明事的说道。

“呵呵,你小子也学会关心人了啊?没事,我去就好。”谢绝之后,他抄起门后磨盘上放着的镰刀,提起个背篼就往河边走去了。我也没说什么,到柴垛里取了些柴火,开始烧水。

“姨爹啊,你有没看见上次姨娘给我买的那双登山鞋?”我在的床边找了半天,找不到我那双仅有的新鞋后问了一句。

“哦,好像在羊圈上的竹席上,你去看看。”他在卧室里换衣服,丢了那么个回答。

“羊圈上竹席上?肯定是姨娘帮我洗了。”我心里想着,感觉特别。那双鞋上次在拉古毕摩的丧礼时候陪了我几天,穿脏了,我还没来得及洗,姨娘发现了,肯定又放不过了。等我到了羊圈时候,的确发现鞋子就在上面,而且被洗得像是新的一样,我拿着鞋子,扫视了一下天空,黄昏没到,天空是如此湛蓝。

“好了就走吧。”姨爹埋着头理了理自己有些褶皱的西服,对我说道。

“嗯,好了。走吧。”系好鞋带后,我站起来对他说道。

迎着灿烂的阳光,走在去往杨家湾的路上,两旁的玉米葱葱郁郁,仿佛在滴着水珠;不远处的河水儿童癫痫治疗花多少钱?静静的流淌,少了几分奔涌的气势,显得委婉低沉;晴空虽然万里,阳光没有了中午时候的灼热。

“你两是去参加子坡订婚晚宴的啊,怎么不等我一起去呢?”走至半途的时候,克古叔背着满筐的马草从对面的一块土豆地里走过来,对我两问道。

“哪知道你醉这时候了还在打马草,我还以为你去到了呢。”姨爹笑着对看似有些不满的克古说道。

“那现在在这里啊?”他接着补了一句。

“现在啊,不用了,你们先去嘛,我回去了看看日体去没去,我找他一路来。”说完他快速往回家的路奔去。

我两又走在宁静的路上,阳光打在脸上,日的傍晚的确十分的爽朗。

“哎,我还想找个把巫甲嫫介绍给你的,哪知让子坡那小子捷足先登了。”姨爹取了支烟递给我,然后似的的说道。

“哈哈,你说什么呢,我还那么小,何况我们隔得那么远。”我带着半分安慰半分开脱说道。

“小倒是还小了点,不过这距离嘛,还真不算远。来回也就一天的路,还有走几天还通婚的呢。”他若有其事的说道。

“现在人家都订婚了,你就别乱说了,要不别人还以为我不地道呢。”我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真对人家有意思啊?”他回过头望着我,笑了笑问道。

“我哪有,只是觉得这种话不适合说而已。”我把视线转移到布满石子的路上,慌忙回了一句。

“不管有没有,反正你都没机会了,哈哈哈。”他转过头去,望着前面的路,大笑踏步继续往前走。

穿过丛杂的小路,远远就看见马克火家院内门前满满都聚了很多乡里了。他家住在河边,那里地势平坦,河流缓和,四周还有很多柳树杨树以及一癫痫病如何治疗效果好些果树,看去还真是一幅极山水田园图。门前那排杨树上,还系着几匹马,马鞍都还没下,看来那些人才到没多久。

“哎,姨爹,你说子坡是个孤儿,今天订婚,咋还有亲人原来参加啊?”我看着那些马匹不解地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是孤儿不假,但是他还有三个叔叔,很多年前就搬到汉区去住了。本来搬走的时候要带他一起的,不过子坡两个舅舅不同意,所以他只好留在这里了。”他边走边对我解说道,说完叹了叹气。

“哦,原来这样,他亲戚团还是很好的嘛,咋之前他都不给我说这些呢?”我有些纳闷的问道。

“呵呵,这个就是你们的事了,或许他不想让人知道的吧。”姨爹嘴里叼着烟,背着两手,显然一副老态龙钟的形象。

聊着聊着,很快我两就到了马克火家。

“拉且,怎么才来啊?快到里面去坐。”看着往自家院门走来的姨爹,马克火十分热情的和他握了握手。然后将他往里面推了推。

“山里的活耽搁了哈,现在来也不晚的嘛。哈哈,你的客人都到了没有嘛?”姨爹一边解释一边问道。

“还没来,他们都还在李作且家呢,快要过来了。”马克火从包里摸出一包红山茶香烟,抽了一支给姨爹说道。

“哦,那好,那好,恭喜了。”姨爹接过烟,然后往里面走了去。

马克火对着门前的一些人交代着什么,看起来很忙碌。我站在人群的背后,看见村里的人都换了干净漂亮的衣服,感觉像是要过什么盛大节日一般。

“拉倮啊,你咋不和你姨爹一起进去啊?”不知什么时候姨娘从人群里冒出来,走到边上站着的我旁边,对我关心的说道。

“哦,没事,我在这耍哈了再进去。”我毫不在意的回了吐白泡沫是什么原因一句。

“表哥,你咋才来啊?我都等了你一天了,快和我来。”还没来得及回答姨娘,巫甲表妹就拉着我往屋里走。

“哎,你先放手,大庭广众的,影响多不好。”说着我惊慌的用力挣脱了被她拉着的手,我的脸一下子感受到了十分的滚烫,用一秒钟的时间把在场的所有人扫视了一圈。跟着她的迫不及待的步子,到她的卧室去了。

“你要干嘛呢?”我用颤抖的声音问了一句。

“不干嘛,你抖什么啊?我又不会吃了你。”她看着魂不守舍的我,很是挑逗的说道。

“你说我今晚穿那件衣服好看?”她一边挑着满床摆放的衣服,一边问我。

“我怎么知道?你随便穿一件不就行了,反正都好看。”我漫不经心的回道。

“随便穿?怎么可以,我今天可是订婚的,怎么可以随便。哎,你说我真的穿什么都好看吗?”她转身看着我,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着。

“嗯啊,还行。”我瞟了她一眼,便要起身走出去。

“你等等,这两天我没有去放牛,也没有见你了。你给我说说今天我订婚你高兴不?”她迅速拉住了我的衣角,在我身后用娇弱的声音问道。

“我,我肯定很高兴,不仅因为你,也因为子坡,真心祝贺你们。”说完我挣脱了她紧抓的手,带着湿润的双眼,走出了卧室。

日落时候,大家吃过了宴会上的美食,接着就在院坝里围着火堆跳起舞来。屋里,很多男人已喝醉。我也和他们喝得二晕二晕的了,看着大家的在跳舞,我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去,望着满天的繁星,陷入幻般的幻想。

“小子,快进来陪我喝几杯。”良久才被子坡的醉话惊醒。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