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老 秦 腔-

时间2021-04-05 来源:酒神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腔就吼出了黄土高原的雄风,这是老秦腔。老秦腔的尖板,有壶口瀑布之气慨。
外地人则称: 把口腔里的烂肉要吐出来,这是何等粗糙野蛮的艺术?
老秦腔原本是西北农人创造供农人享用最终让农人收留的戏, 它象征着西北强悍的躯干和躯干的秉性, 它不老也老了,它原始、粗旷、刁野,  在京、豫、晋、越、黄梅、高腔面前, 它已属于乐声的化石或化石的戏剧了。一个地方的调子总是地方戏曲唱出来的,老秦腔把大西北的讲究与万象唱得毫无夸张之处, 老秦腔把大西北民众的性恪中最辉煌的一刻宣泄得淋漓尽致。
老秦腔一开口便是哭腔, 是说不完唱不尽的悲调。在远处听秦腔, 能想象出那人是悲戚着脸吼出来的, 看唱者痛不欲生的表情,分明是唱自己的人缘、生计、命运。
    那悲苦状如不打麻醉药而刮骨疗毒或换心脏,秦腔确确实实就是在这般苦痛中吼出来的。
听老秦腔,能听出气吞万里山河之气势,能听出秦腔是落生在中国最早的开国国都长安的, 能听出秦腔在秦始皇时代就出现了,只是当时叫陕甘民歌。秦始皇是现在行政区划中的甘肃人, 这个甘肃人在陕西统一中国、任千古一帝之际, 肯定如上瘾故乡的辣椒一样, 要哼几声故乡民歌, 他肯定操着一口浓重的古代陕甘土话, 当时风行中国的普通话当属秦陇方言。秦皇故乡的乡音乡调无疑是皇乐国籁,他的大秦乐人们的天赋很随意地给陕甘民歌注入了许多文化成份, 就成了响彻天宇、横扫神州的合唱, 成了一统天下的发祥之曲。雄才大略的汉武帝, 他不会去革秦语秦音秦腔的命, 如革不了秦地水土的命一样, 他的生母王美人也是陕西人。后来, 又一个甘肃人李渊及其子孙们走进长安, 创造了李家的辉煌盛唐, 也宠幸了李家故乡的歌乐, 只是到此还无人称为戏曲或秦腔。
    老秦腔因梆子而成戏, 梆子本来是早期游牧人手中的木棒或镰把,蓝田人的后裔陕甘人的祖先们放牧狩猎之际,手里离不了这两样东西, 这是当时最先进的家什。歇来无事, 寂寞透顶, 坐在沟边,梆梆梆梆敲击着, 给信口喊出的秦腔按上了节拍; 节奏感的发现, 不亚于指南针或钟表问世, 秦腔有了时间落差空间伸缩作用而成的美, 与那陕腔甘调如此合谐, 那些爱骚情的女人们也少不了用擒面杖敲击擀长面的案板。
    踩着那梆子, 那挑着或背着或抬着黄土石块的汉子就能爬上长城或长城般的山梁, 能抬起石夯一下一下地捶打, 那秦砖也能嗖嗖甩上城楼, 八百里秦川的皇田沃土便能隆起十三个王朝陵墓的山。卸了重负返回之时, 正是慢板转向二六的长长的过门。这妙音向东, 传至山海关; 向西, 传至嘉峪关; 长城万里长, 过门万里长, 乱弹传万里。没有这梆子这拖腔,长城长不起来, 陵墓高不起来。秦腔一拐一拐的旋律,是依其抬土抬石背石背土者在崎岖山路上一步一颤一颤一步之抽象谱出来的。秦腔中那怒不可遏的一声喊唱, 是苦役农夫拉开步子, 平静心力磨出来的, 磨过一坎顶一坎 , 攀援一峁算一峁,脸上怒气冲天, 胸腔怒火中烧,突然, 天地间不知谁喊了一声, 便是悲壮, 悲壮得没了眼泪的歌声, 这就是当时未肯定后来才认可的秦腔渊薮。
    西洋歌舞没有豪华的舞台便不成为戏剧, 秦腔这劳作者的戏,在乡间土场上宣泄足够了。农人唱秦腔, 下苦有了心劲, 生存有了伙伴,再苦也苦不到秦腔所言之苦。唱秦腔时劳作, 劳作成了一种狂喜, 一种难以言状的满足。在三秦沃野里, 在董志塬上, 一镰搂倒一抱麦子, 一声高腔后, 蹲下来捆扎时正好回合曲调, 挥镰时唱下句平声, 站起来又吼上声, 秦腔的板路总反映一个农人那么蹲下站起的割治疗癫痫有哪些方式麦意象。秦腔使麦客在火炉中不热,在龙口中夺食时还有喘息之机, 人蹲成一尊气血阻滞不能通畅的石头, 脸上憋出窒息状,唱一声秦腔, 如大自然憋久了打个响雷闪电的喷嚏一般舒服, 使心 律整齐地跳动,血脉在压抑中来一个舒展。那一字形的麦捆摆满三秦大地、三晋大地、陇东高原、河套平原,秦腔才能传递绵延千里的心音,如千军万马吼着打江山,从秦川打响,风卷残云股卷向河西, 吭唷吭唷的原始号子适应不了这季节性极强的大战场大反攻的需要, 划船调纤夫调伐木调也喊不出大兵团整体作战时的磅礴气势。
    西北人, 越是一个人独处越要唱, 鳏夫、光棍、年轻寡妇们总守护着秦腔或秦腔守护着他们。嘴一张,洪崖山峁挡住了声音,声音随风分流进沟壑, 角度远近不同,回音轻重各异, 如万人跟上合唱, 一声次于一声。千年沉寂的沟壑因水土流失过多而无生气,此时与人共鸣着秦腔。梯田一梯压一梯,一台连一台,台与台交接处,往往是县界省界,台与台在突然间缩进去的沟圈里又连起来,一直缠着绕着连着陕西甘肃宁夏山西河南这些黄土堆积的地方,收割这梯田里的高粱糜子荞麦燕麦油菜,也收割这梯田边一岁一枯荣的离离原上草,那悠悠扬扬的二六此时自然冒了出来, 从陕西某沟壑一下子灌进甘肃河南山西湖北四川宁夏新疆的丘陵地带或开阔地面, 赶跑了这些城市抛弃的地盘上郁积太久的沉闷。在此时, 唱的听的农人一如接受世界超级按摩师进行高超的身心调理, 脸如高级美容师作了电视里皇后的扮演者般的化妆术。秦腔 , 一人乐了一方人乐, 一地氛围感染了另一地氛围。
    不忍重负之时放肆地吼出来, 是自己为自己壮胆, 自己为自己超脱, 自己嘉奖自己, 心脏竭尽全力从浑身的汗孔中七窍中把宇宙间漂浮的大力吮吸进去, 人成了以下苦受苦著称于天下的西北大汉, 成了中国北方的界桩。
    西北女人天生是秦腔主角的料, 所有的姑娘婆娘老媪都是非职业花旦青旦老旦, 她们不像维族女性在大庭广众之中边舞边唱, 而是羞羞达达遮遮掩掩在屋里低吟, 外人脚步声不远, 嘎然止声, 使外地人永远觉得西北女人既不会歌也不会舞。其实, 她的丝竹之音越墙穿崖, 山鸡静听着, 兔子静听着, 狗睡在大门道里伸长舌头也听着。那石磨在窑底, 是推上一生也走不到头的盘盘山, 鸡叫起身套上叫驴拉磨, 女人箩面, 那梭般的一拉一拉的箩声正好如梆子敲击, 嗡嗡的石磨声伴着柔和圆润的清唱。姑娘们盘腿坐在炕头, 扎袜底纳鞋底粘裹肚绣荷包缝百纳衣剪窗花时, 那心境如半盅烧酒下肚, 痒酥酥的, 身心脉络的感觉处于炽热亢奋状态, 这是她唱花音二六体验出的效果, 那一大段感情纠葛或爱情故事的进展使她跳下炕跑在沟边, 看沟那边的地平线, 但她终了不抛头露面去大声唱, 这使秦腔没有走出来, 使她们也没走出来, 大西北就没出过几个刘晓庆、巩俐式的当代大明星。一万个女性中走出一个, 便是西北秦腔舞台上能挂名的花旦。听职业花旦的戏是体验角色, 老媪回味当年的风流, 婆娘盼推脚男人回家后的热火, 姑娘渴望还未见面的秀才郎, 这声情并茂的花音二六, 是温柔的, 是挑逗式的, 使人时时处于激动心跳脸热之中, 脸上的绝美状态此时形成。西北女人相反于男人, 脸上的表情终生是轻松的, 痛快的, 人不相信是在黄土面儿飞扬的环境中出落的水色亮度。听花音二六能美容, 它太抒情了, 多半被姑娘们唱得所剩无几。小伙子憋得难受, 也想抒情, 一唱就唱成了哭音二六, 唱出的感觉如西北男人脸上的威严庄重。应该这样比喻, 花音二六是陕甘刚结婚三天的嫂子, 哭音二六则是嫂子大病缠身。
    叙说遥远的过去, 明白世间之事理都用慢板, 这是中年男子才可胜任的。那些麦趟上被太阳炙烤成黑红脸膛的壮汉,千里推脚的脚云南专科癫痫医院哪家好夫,能唱出个究竟来。大块大块的慢极反复唱述着朝朝代代百年岁月沧桑的根根茎茎, 慢板如大西北特有的一扎厚的锅盔, 越嚼越香,慢慢地啃,狠狠地咽。悲欢离合, 苦尽甘来, 全靠二导板转折, 二导板能从悲的瞬间转向花音二六或哭音二六, 二导饭多像黄土坡下那一个一个缓冲的沟湾。愤怒到身心整个要爆炸, 或欲浮出冤海的最底层,或问恶而未惩善而凶终等天之疏漏处; 或被天灾人祸压得喘不过气终于喘了过去,便唱尖板,尖板是中年男人女人的,也是老翁老妪的,尖板纯粹是风雨中的壶口瀑布,唱者与听者之间有时空之落差,万事万物都收融入汇其中。扬眉吐气的尖板,总能唱得华阳出谷,贤达伸腰,恶者哆嗦,道理常新。西北人的民族性格真正能用尖板召唤出来。如果要弘扬秦腔, 必重点弘扬尖板, 秦腔可以消沉, 秦腔的尖板应该保护, 叫尖板走出大西北, 它有国歌蕴含的本色。它那样的简明扼要, 人称陕西人叫躁子, 也因尖板而来。
    最好听的是过门, 秦腔能如西北风不径而走, 因为过门能不径而走。如西北人爱吃面食更爱面食中的细长面, 西北人爱秦腔更爱秦腔中的过门, 哪一绕一绕一拖一拖一抖一抖一颤一颤无尽来回的过门,使苦闷的人能长长透出一口气 , 使你生命的体液感觉在长期自控中丝丝流畅如河, 无开头无结尾,线又连缀着想象中的大块大块的单一色彩, 如梯田连着黄土高原如山脉连着昆仑,如小沟连着黄河连着大海。过门恰似西北面食中的领衔作品——细长面。
   老秦腔的门面是过门, 能使过门好听的是二胡。二胡是怀旧的乐器, 正好奏这往回走的过门。板胡呈阳,二胡显阴, 板胡走出, 二胡进入, 一阴一阳一出一进相互作乐作出了秦腔的美妙。没有二胡伴奏, 秦腔便没了为戏为乐的基本条件。那二胡在台下不大听得到, 走得越远越清晰, 这声音不刺激耳膜和神经, 充满了对过去美好时光的怀念。秦腔二胡是一位高佻个头病戚戚从来不笑却摄人魂魄的也失过身的女子, 人们不忍心认为它是板胡明正言顺的夫人, 它有未婚却婚之感, 它的影响力感染力最强, 它永远永远在倾诉因美丽而生的苦。
老秦腔阳盛阴衰, 它的出生似乎不符合中国文化源头的数象, 完全是战乱中朝代更替中武夫唱的乐歌。秦腔只栖息着生活的一面内容,给人一半享受, 如西北没有夜生活, 西北只有下苦的白天, 西北和秦腔如活得太沉重太乏味太没劲的四十五岁男人, 这从文武场面乐器和板路中能听出来。
    老秦腔是天下最深沉憨厚的人唱出的最纯朴的戏, 从戏人台架到戏台戏场。唱腔是深沉的, 音乐是无华的, 没有做作的东西, 没有修饰, 看戏者把泥巴带满剧场, 连空气都是腥腥黄土的纯朴味。
听老秦腔, 人生一直是板着脸度过的, 秦腔是真唱实唱, 许多戏曲都用假噪子, 音色有别于生活中的实音, 唯秦腔用绝对真实的西北人说话的实音对白、歌唱, 假唱对他们来说是调侃或亵渎生活, 是不诚实, 是矫揉造作, 生活本身是真实的, 真实的生活唱了几百年几千年也唱不完, 何以作假? 不会用假噪子,就不会风流不会倜傥,连一点浪漫的余韵也听不出来, 如西北人一下子爬到土崖的高处, 居高不下, 下就一下子下到沟底, 没有缓冲过渡, 只是实打实地经过, 实打实地说。
    少时不看秦腔, 会看秦腔如知道了男欢女乐的一幕, 一夜之间成了成年人,便会抽烟、喝苦茶、打麻将、看三国 , 就能找婆娘了。在南方或国外生活几十年的西北人多得无数, 能很快取得博士学位, 能很快如学通外语一样轻易学会京戏黄梅戏, 这时他知道了秦腔的粗野。但谁也避免不了忽然在某一天里想看一场秦腔, 这大概是人老了。西北人老的标志是气质的返朴归真,原县长突然间和在农村的老哥成了一模一样的风度, 脸上绉纹也如故乡的沟壑癫痫病不能吃什么, 照片上那位中山装上别着钢笔留着分头的洋气的干部不见了。在省城 , 只要是西北人,省长爱看秦腔, 厅长更爱看秦腔,他们年轻时极力反对看秦腔, 如反对西北人爱吃面食。有位五十岁的厅长爱秦腔, 爱得家中什么都不要只要录音机和秦腔磁带, 一次能整整听五个小时的慢板, 激动得泪流满面。街巷角落里出现毫无漂亮可言的旦角唱秦香莲,深夜楼下的自乐班唱《周仁回府》,单位上有一位两位会吼秦腔的老小伙, 苦爱这戏摊这人爱得眼睛苦成一条缝, 久久不愿睁开。爱秦腔爱到痴爱, 对秦腔献上痴情, 使渐渐超脱了现实生活,他开始怀旧, 怀念走到厅长这位子上的曲折经历, 在一幕一幕的戏中听出了过去的日子,戏把他的感受唱得那么真切细腻, 忘了高于厅长之上的境界, 本来能做省长,在秦腔的天地中走不出去, 终生也就是厅长。
    老秦腔唱不尽西北和西北人的压抑。秦腔为生存而唱, 生存因艰难而生压抑感, 压抑感跟随秦腔发泄。西北人愁生计更愁无法解脱生计之外的精神之苦, 如冲不出这黄土穹隆,似乎在向命运的大声抗争中产生了秦腔。一个大地域间民众忍受不了大苦的熬煎, 一个演员便代表一方水土替一州一县民众来吼! 此时,每个子民的情绪都会与秦腔与演员发生共鸣,它不浪费感情,有针对性地唱每一个人的命运,越听越像走过的某一段路, 越相象, 人越离不开秦腔。终生疼爱他的不是恋人知音恩师良友,医治百病的不是良医妙药, 是秦腔。扶他登上人生每一个大台阶的不是机遇政策或伯乐,也是秦腔, 秦腔之韵之精髓之魂摄着他拽着他闯过了人生每一个重大关口。在就职演说的讲坛前, 高考考场的大门前, 写作论文的书桌前, 萦回大脑的怎么总是绝对不愿唱却自己跟踪而来的秦腔过门?老了才发现, 年轻时苦恋的不是少女、情人而是秦腔, 秦腔就这么制约着人,真正使人误了恋爱季节,远了知音,疏了恩师,丧失了机遇,曲解了政策,拒绝了良药, 使得生活枯燥无味, 不能大跨度跳过人生的几大关隘。戒秦腔比戒烟还难, 本来戒了一年半载, 某一日秦腔偏偏入耳, 就终生也难戒掉。人忘了, 秦腔不忘, 人不找秦腔, 秦腔找人。他想说的东西一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让秦腔说明白了。
    川菜能走遍世界, 川剧也能走出秦巴大山, 黄梅戏河南梆子京剧唱满天下,秦腔和西北人努力从封闭的穹隆中寻找出路, 总找不到大草原的辽阔平坦,一出门就是一上一下的小沟小坡, 上了塬是小塬小路,进了家户是小吃小喝,日常花销是小手小脚。如秦腔唱腔一样平川和山塬那么对仗,地貌如古诗一平一仄一上一下一高一低, 情绪是一喜一忧一暴一柔, 命运是一张一驰一灾一福。
    西北人就没有轻松过吗? 轻松的情调全让眉户占去了, 在秦腔都会一隅的眉县户县之间产生了一种眉户, 是笑中诉苦、乐中作乐的戏, 是针对秦腔而生的天下最欢快的戏曲之一, 还有陇东道情宁夏花儿新疆民歌。秦腔载不起大乐的主旋律, 成不了和平的交响乐, 眉户陇剧宁夏花儿新疆民歌却不能全方位占领西北, 秦腔真霸道, 如西北人走不出去外地人也进不来一样。
    老秦腔唱着西北人的忍耐性, 西北人不会轻易去死, 不会因杀不死敌人而自杀,只是扯开嗓子大吼 , 吼出了丘陵模样的秦腔。
老秦腔没完没了的唱悲剧美, 唱死亡唱冤屈唱不平, 是在抗争中悲哀,在悲哀中怀旧, 在怀旧中发奋。
以生存环境而唱, 一出门就猛上坡, 这是上声; 坡上面有平地, 这是过门, 下声是下坡时的缓慢和轻松。走过的路如秦腔一声一声的调子。
   省城里已没有秦腔的地位, 县城已养活不起秦腔剧团, 山包围着县城, 秦腔便占据了半山或山头, 那里常有庙会, 晚上悄悄摸进县城的小街小巷间, 在昏暗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的灯光下为老汉们娱乐。庙会的农家喜事丧事自乐班的琐呐声板胡声总还突然响起, 不遗余力从街口挤进县城, 舞台挤不进来声音挤进来了,挤进了每扇商品住宅楼的窗户,也成了县委常委会的伴奏曲, 人代会的进行曲。一旦到了乡下,无处没有秦腔, 秦腔和爱情或情爱一样无时无刻的存在着。
   老秦腔是西北的男子汉、中年人, 是与一位泼辣的三十岁妇女专心过日子。秦腔中没有少女处子, 没有纯情, 一切都是过来人的感受, 掩饰不了历经大劫历经万难告别红尘的感觉。听过秦腔再听黄梅戏, 总觉是与一位处女在谈恋爱; 听越剧是与情窦初开的美女子深深接吻,听昆曲是与守身如玉的才女对弈, 京戏则是走遍天下的一位大家闺秀。
   老秦腔直来直去的失去了江山, 成了农人的影子, 农人在土里刨食刨得太久, 打牛后半截打得受不了寂寞, 努力向往城市又走不进城市, 便走进了秦腔。想在一场较量中取胜而改变命运, 又不知这较量是什么, 就打牛羊打妻子这样周而复始痛苦还不消散就看秦腔。
中年男人女人挑着西北的营生,青年人正使出浑身解数走出去,秦腔沦落成农民中的老年人看的戏,秦腔心境最适合老汉老婆心境,老人心境是中国过去历史的心境。秦腔归真返朴了。
老秦腔成了老人艺术,农民艺术。
    老秦腔最终是会消亡的,西北每个地方的秦腔戏曲志已经出版。一百年后, 作为文物展览形式拿出来唱三年, 再过一百年再唱三年,秦腔只能这样了。在半坡、秦陵、兵马俑旁边,秦腔作为世界一奇可以存在, 不论联合国命名与否,它的地位将和兵马俑一样,木木的漠然、超脱的面对世界。同是世界遗产, 农民看秦腔不看兵马俑, 城市人看兵马俑不看秦腔。
西北人不会再这么痛不欲生下去。
    大苦大乐不能再是西北民众的特色, 这本身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习气。
过去, 西北人一出门,形象委琐, 一脸可怜相, 抬手投足如中国书法中的楷书、西北的饮食一样老实, 总改不了一毛一毛数着花钱的习惯。如今, 从长相上已看不出谁是哪里人, 哪里都有壮汉或秀士, 西北人完全是因了西北人持有的表情和拘谨的动作而屡屡被识破,就是五十万富翁也能露出破绽。
    西北人之可怜相和老秦腔唱出的氛围很吻合, 不能归咎这完全是老秦腔唱的结果。何时少唱老秦腔不唱老秦腔没了老秦腔心境,西北何时便能振兴。不要老秦腔走出去而要人走出老秦腔。
    长安不是老秦腔唱成了废都,秦汉唐王朝是历史不是老秦腔所能唱灭, 但老秦腔却经历了这些过程, 老秦腔总唱着不祥之调, 给人给不了一点点生意。眉户陇剧花儿新疆青海民歌给人的全是一种鼓舞, 西藏的民歌哪一句是悲观的? 老秦腔就是悲剧吗? 老秦腔是过去的王朝的悲歌吗?
   老秦腔唱出了乞调,陕甘宁青经济迟迟不振; 新疆也唱秦腔,但唱不过新疆民歌,新疆一派福相。
以老秦腔占有地盘论,它是世界第一大戏剧,整个西北占了中国三分之一面积,相当几千个小国。老秦腔不能再与西北人对峙着, 互为参照。
如西北人从高坡直接走到低洼没有缓冲带一样, 西北下一步是从低处直接走向高处。老秦腔应该是西北的背影。

    (作者注:本文原载《文艺报》1999年1月5日/《见夜》敦煌文艺出版社1996年12月/《1949-1999甘肃作品选萃》甘肃文化出版社1999年8月/《西王母》2000年第1期/《泾川古今选》2004年10月/《平凉(市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