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当代宋版书”的故事文化视野-

时间2021-04-05 来源:酒神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著名旧书交易网站孔夫子旧书网近日上拍了一套“1974年上海书画社覆刻元大德本《稼轩长短句》”。据拍主在网站填写的信息,书为木刻线装,长二十八点五厘米,宽十八点六厘米,一函四册相叠后高三厘米,书品的详细描述为:“1974年上海书画社著名刻本,一函4册全!全书无虫无蛀,无字无章,挺版直角,字体边锋利如刃,极初印本也!虽经近40年的时间的洗礼,却难有岁月留下的印记。如此品相,如此印工,如此佳物,当为收藏极品也!!!”句末连续三个感叹号,拍主的自信自得可见。

  而这套书确也引起了买家的瞩目。8月27日晚九点半左右起拍,8月30日晚十点左右拍卖结束。起拍价一百元,成交价为四万零四元。有位网名“leonzhao”的书友前期竞拍几乎不曾露面,在书价抬至三万五千元之后方才出手,和另一位叫做“癖石”的书友一路竞争,后来者居上,最终胜出。这不禁引起书友的好奇,这样一套线装书,何以受欢迎至此?书的背后,可有为其增色(自然也增价)的佳话秘辛?曾供职于朵云轩、上海书画出版社的茅子良先生是当年刊刻这套《稼轩长短句》的主事者。他讲述了此书背后的故事。

  1972年10月至1975年6月期间,根据毛泽东的要求,集中校点、注释、出版了一批古籍“大字本”,供包括毛在内的中央领导阅读使用。因为毛上了年纪,视力衰退得癫痫病患者有什么忌讳吗厉害,字必须印得大,另外,书也必须线装,以便毛将书页卷起卧读;毛读书有作眉批的习惯,线装书天头地脚宽,批注起来也方便。上海方面出版的这类古籍,一是澳门路的中华印刷厂出的铅印大字本,一是朵云轩出的木刻雕版书。而前者出版之际,正当“文革”后期开展“批林批孔”与“评法批儒”运动,落后于后者两年左右。1972年底,上海市革委会领导知道毛要读大字本古籍,专门通过出版局(“文革”期间,上海市出版局和各出版社合并,更名上海人民出版社,人称“大社”)将刊刻木刻雕版书作为政治任务布置下去,要求当时已更名为上海书画社(1966年8月更名为“上海东方红书画社”,1972年2月尼克松访华前夕,“东方红”三字被删去)的朵云轩认真落实,“抢救文化遗产”。

  因对木刻雕版书情有独钟,茅子良先生被委任负责此事。由他牵头,成立了一个木刻雕版书小组,茅先生任组长,林岗先生、张龙珠女士任副组长,三人合起来主持小组工作。最早试刻的是简化字版的《共产党宣言》。书刻出后,大获上级称赞,于是,又接连刻了好几种书。《稼轩长短句》紧接《共产党宣言》之后,此外,还有《楚辞集注》、陆游词与《毛主席诗词三十九首》。陆游词还没刻完,已经粉碎“四人帮”,书也就随之不再出版。与前几类政治任务不同,《毛主席诗词三十九首》是毛泽东逝世之后,出版社主动刻的,刻好之后,捐给了毛主席纪念堂,以为纪念。

癫痫病治疗都有哪些方法呢  《稼轩长短句》所依底本为元大德三年广信书院刻本,亦参考了清四印斋刻本,版本精善。书于1974年12月刊成,线装,一函四册,书高二十八点五厘米,版框高十九点二厘米,左右双栏,双鱼尾,版心印有书名和叶数。每半叶九行,行十六字,标价为一函二十八元。当时,木刻雕版书的发行渠道,主要有两条:一是通过新华书店向全国发行,二是通过原中国国际书店发行到全世界。书只刻了两百套左右,除送中央办公厅呈中央领导阅读外,还分送各大图书馆如北京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等,余下的,方才通过以上两条渠道发行。

  这套书出版之后,广受赞誉。著名藏书家周叔�|先生(晚年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1974年在天津新华书店看到书后,大加称许,当即买下,赏玩不置。他在1980年的家书中说:“昨见木刻《稼轩词》,名为仿元,实是自成一格,写刻殊佳。我眼馋,竟费廿八圆买了一部,惜纸不佳,如得佳纸佳墨,不在董刻之下也。”刻书所用的,是不算太好的毛边纸,周先生过眼佳��无数,对此自不能满意。饶是如此,他仍在题识中表达了对刻本的赏识:“今见此书,秀丽精美,直欲上继康熙时扬州诗局之遗风,不禁惊喜。”后来,周先生在北京饭店遇到黄裳先生,当面询问此事,黄先生不曾听说,“无由应对”(黄裳《自庄严堪善本书影》),返沪后问过茅子良先生,才弄清此书刊刻的原委本末。1980年3月,周先生还专门写信给时任上海图书馆馆长的顾廷龙先生手术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吗?,询问《稼轩长短句》的雕版刻工情况。可见,周先生对这套书是念念不忘的。

  茅子良先生说,这个木刻雕版书小组,为上海出版界贡献了不少人才。如曾任朵云轩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现为出版局副局长的祝君波,就是1972年进入小组的,当时他曾自称“木刻雕版的学徒工”。后来朵云轩的许多骨干,亦出自这个小组。小组共有近三十人,女性就有十六人之多,这在中国木刻雕版史上,堪称盛况空前。

  为把书做好,还邀请、调用了许多人员。封面邀书法家周慧�B题签,书手则由能写规整书版字的李成勋担任,他当时是上海书画社的连环画作者,也画国画。请李成勋参与的同时,还邀请了与俞平伯夫人同名的书法家许宝驯先生。许先生是潘伯鹰高足,“文革”当中他管仓库,正愁无事可做,一经邀请,便欣然同意,《毛主席诗词三十九首》即由他任书手。参与此事的全部工作人员为:书版者李成勋;雕版者罗旭浩、曹晓堤、祝君波、王建伟、徐敏、褚家琦、顾惠华、李华、曹春琴、戎英、金素云、陈惠民、陈新沪、茅子良;修字者周须根;拉线者夏宏泰;校对者沈秋安、吴树文;刷印者张龙珠、夏佩珍、陈玉霞、孙秀娟、汪洋;装订者戴荣森。其中,夏宏泰是上海纸盒厂支援的人员。

  刻书的木板也费了一番工夫。当时木材是计划供应,须凭“大社”(出版局)文件到物资局木材公司办好一应手续,方可成行。书版需用的白桃木,亦即银杏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好木,是到宝山农村采购的。木材采好,送到闵行的锯板厂,按书版的尺寸一块块锯下来,再将锯好的木板用蒸笼把浆汁、蛀虫蒸出来,风干一两年后,才能镌刻、印书。

  这套书后来并没有继续出版。首先是因为写、刻、印、装订,尤其是写与刻,费时费工,成本极高。其次则因为《共产党宣言》《稼轩长短句》一类书,已有很好的印刷本,线装书读者面窄,需求有限。最后,则是因为粉碎“四人帮”以后,政治风气为之一转,这类耗费巨大、旷日持久的出版工程,显得不合时宜,无以为继。茅先生说,后来他在郑重先生家里见到朱永嘉――当年,大字本的样稿正是送他审读,经他点头同意,方才刻印出版的。听朱永嘉说,之所以会出这套书,是因为毛主席曾经批评姚文元字写得不好,要他练字。姚文元挨了批评,心下紧张,打电话给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徐景贤,要上海方面找点好的碑帖给他,让他练练字;同时,姚也提到了毛主席的视力不行,看书只能看大字本。徐景贤得知这一情况,方才安排刊刻大字本。

  无论如何,《稼轩长短句》一经刊刻,便成木版雕刻书的又一高峰。朵云轩木版水印销售主管杜培明先生说,北京图书馆副馆长、版本学家张志清先生,在扬州、北京看到此书,非常欣赏,给予“当代宋版书”的至高评价。揆诸今日的市场行情,这是实至名归的。

  (本文写作参考了茅子良先生所著《艺林类稿》一书)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